我的传统就是我的血:最终我还是选择成为一个开发者|nStar 专访

郑荣凯 & 清蒸
2021-09-09

我的传统就是我的血:最终我还是选择成为一个开发者|nStar 专访

自 19 年开源到现在,Nebula Graph 社区出现了一群有想法、有实力的用户,将他们的优雅留在 Nebula Graph 的代码中,他们是 nStar,是 Nebula 社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Nebula 社区

如果你在 Nebula Mars 交流群,你一定对一个群友:kawakamisadayo 有印象,他活跃在社群里帮忙回复群友的问题,可以算得是活版 Nebula 使用指南。

除了 Nebula 活跃用户这个身份之外,他本身的经历也相当“传奇”。大多数非科班出身的开发者先前一般基本上从事一项或者两到三项非开发相关工作,而 kawakamisadayo 传奇之处在于他先后经历了作家、工匠师、音乐人、金融量化分析师多个职业之后,最终成为了一名开发者。

所以在这期的 nStar 专访中,让这个从事过多个职业的开发者来讲下他的从业经历以及开发工作独特的魅力。

名字和工作

清蒸(下面简称:Q):来介绍下自己吧

郑荣凯(下面简称:Z):大家好,我是兔兔(群里 ID:kawakamisadayo),今年 26 岁,青岛人,尝试着当过作家,rapper,木匠,金匠,风水先生——未遂;做过金融量化,仓库搬运工人,现在是 vibrou.com 的一名大数据工程师,同时也是二刺猿冻鳗、麻将、游戏、德州扑克爱好者。好了,就是这样一个缝合怪。

Q:为什么你叫兔兔,以及……“我的传统就是我的血”是什么意思?

Z:其实兔兔这个名字的原因很简单,道德经上讲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所有的事情都会不可避免的走向相反的一面,所以你要想长长久久就需要引入一些你正在做的这些事情的反面的东西。就像西海岸的 Real G 都喜欢唱 no pain no gain,mama don’t worry about me;我国的扫黑除恶落网人员办公室里挂的最多的就是上善若水。如果我想在一条路上继续狂野下去,就要一个可爱的名字去平衡这一切。

“我的传统就是我的血”,这句话是日本实验音乐家灰野敬二说的,代表我就是我之为现在的我的全部背景,我活在这个世上这件事本身已完成了我所思所为的一切谱系。

Q:你在成为一名开发人员前从事过很多不太一样的工作,你觉得哪份工作再让你选择一次依旧会从事呢?

Z:都不会,因为这些经历只是一份我的切片,我过去的所为所思,已经被深深融入进现在我的“开发者”这个事业中,生活是一个不停说服自己投身于某种抽象建筑的过程。而这个“说服”的过程已经在过去的经历中被完成了,并且导致我现在投身于这个事业当中。所以我不会返过去舍本逐末,而是要经营好现在的一方天地,这也会成就我以前为人生所做的探索。

聊聊开发这件事

Q:从事开发这件事对你而言,最吸引你的是哪点呢?

Z:开发这件事情对我最大的吸引就是这份事业能让我在本质中探索,或者说,写代码这件事情本身符合第一性原理——从表象深入到本质,从 demo 深入到源码。我认为本质和现象之间没有一个想象中被划分的边界,而是一个连续的混沌。这一个的现象可以是下一个的本质,某一个本质只不过是另一个的现象。 有些话很难用语言去表述出来,但是人的思维由于自然选择的影响偏好去分类/归因/自我强化, 这些思维本能是指导生活的助手,但也阻碍你理解世界。在缺乏对物理世界有充分理解的前提下,哲学只是一种语言游戏,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给出了建立和否定并重新构建价值观的方法,指出我们一直认为的"从本质理解世界"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因为我们几乎没有真的这样做过,实际上我们的认知活动一直在依靠经验进行,我们用比喻认识世界,使用"差不多"的方法构建一个认知的囚笼,用一个个故事来解释真实。这正是开发者们所对抗的东西,正如休谟所言:运用归纳法的正当性永远不可能从理性上被证明。我们不依靠归纳法构建世界,我们从最本质的地方还原表象。

Q:你觉得开发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养呢?

Z:狂热,对你没听错,就是狂热。每次遇到很难解决的技术难题,我总会告诉自己,再狂热一点吧。实际上我们大多数人只是被一家的愿望还有老师的期待推动着走上所谓世人的成功之路,动力不是兴趣,天性,乃是后天家族的传承,看似优秀,但都是头脑煎熬的成果。人终究还是要率性靠天赋而活,才能愉悦且成功。只能更加睿智,对于家境与父辈所承受的疾苦不必过于急切,不受这些的影响,才能有喜悦积极的心带动整个家族。举重若轻的做事学习,等待机会,好好过日子。也就是说,如果你对你的事业没有热爱到狂热,这一切对你来说是西西弗斯的石头,好的开发者应该是对于技术有天然的兴趣,就像是鲨鱼对于血一样,这一切都是遵循本能——狮子和老虎并不会特意去为了锻炼而让自己受苦,开发者也应该是这样的。

Q:你是如何看待以及应对所谓的“程序员 35 岁被优化”问题呢?

Z:实际上这是客观存在的问题,很大一部分程序员会在年龄大了之后竞争力下降。但无论政策,经济形势,甚至自然气候怎样转变,麻将总不可能和四家。在宏观的趋势上资源可能从自家流向亲家闲家对家,但中观和微观的趋势上,选定窗口进行左侧交易,吃下局部市场恐慌吐出来的钱。正所谓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 对冲无时无刻都在进行,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机遇,调整好窗口任何时期任何赛道都是一片蓝海。也就是人生发财靠康波,不可能有人永远舒服一劳永逸,周期牛决定着永恒的市场。斯多葛学派认为我们不是被不利环境吓到了,而是预期之外的不利环境让我们感到恐惧——如同是你走在路上遇到一场急雨,大多数情况下你不会害怕,不会产生雨永远不会停直到城市被彻底淹没之类的妄想,因为你知道雨总是要停的,所以你没有被吓坏了。同样这件事情也是,做任何事情都要提前布局,把握住每一次机会,这样才能应对任何变化。祷文的意义在于学会找到所求,而非索取所求之物——山不会自己来找你,你要到他那里去。

开源

Q:谈下你对开源的看法呢?

Z:阿西莫夫有一个短篇叫《最后的问题》,里面讲人类造了一个超级计算机,叫 Multivac,然后人类问 Multivac 熵能否逆转,Multivac 每次都回答“数据不足,无法回答”,过了若干万亿年,人类灭亡,整个宇宙归于沉寂,Multivac 收集到足够的数据,但已经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回答,他决定用行动来展示逆转熵的过程,于是用最后一个人类的声音说“要有光”。人类最智慧的时刻就是从一无所有的自然中创造出完美的圆形,剩下的人类历史只不过是对这件事情做的永无休止的注解。开源就是这样一种注解,把所有的开发者放在这个问题的良性闭环的回答里——一个逻辑上的莫比乌斯环:开源产生了更多的人去用这个产品,这个过程就是人类去询问 Multivac 的过程,等到这些使用的人学会了,就有更多的人去完善这个产品,这个过程本质上也是人类通过合作去对抗热寂。

Q:给社区的小伙伴安利 2 款你觉得好用、提升生产力的工具吧

Z:第一款是 termius:https://termius.com/,ssh 工具,界面肥肠炫酷。

我的传统就是我的血:最终我还是选择成为一个开发者|nStar 专访

第二款是 transmit5:https://panic.com/transmit/,mac 上的 ftp 工具,界面肥肠炫酷。

我的传统就是我的血:最终我还是选择成为一个开发者|nStar 专访

我认为开发工具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炫酷,UI 就是生产力。工具再好用,你调试的时候该报错还是报错,再好用的工具也不会把 bug 自己改过来,如果恰好这款工具的 UI 非常难看,你会得到一串令人难受的报错;但如果你使用 UI 炫酷的工具,你会得到一串炫酷的报错。

欢迎阅读本文的你,在 2021.08.08 来北京和我们现场交流图数据库技术,NUC·2021 活动报名传送门

欢迎来到 Nebula Graph!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